首頁 / 新聞速遞 / 正文

《囧媽》真的值6.3億嗎?

《囧媽》作為徐崢導演開發的大IP,自然是未映先火,一直都是影迷們今年最期待的電影之一,其風格自然也是延續了徐崢喜劇電影的核心,那就是通過公路喜劇片的模式傳達出淡淡的人間溫情。

多年以后,當我們回想起2020年的春節,第一時間肯定想起不是什么破電影,而是人們心中的對生命的渴望!

電影是生活中極小的一部分,沒有了電影人類還是會繼續往前走,但是電影又是打發時間,安定人心的一種鎮定劑,那么在如此困難的時期,《囧媽》選擇在網絡平臺上首映,于公于私都是好事一件。

我們不去討論《囧媽》前前后后的各種花邊新聞,也不去討論其如此的發行方式到底是動了誰的奶酪?

我們只是想就事論事,就電影論電影,有一說一,好好聊一聊《囧媽》到底是一部怎樣的電影?

《囧媽》作為徐崢導演開發的大IP,自然是未映先火,一直都是影迷們今年最期待的電影之一,其風格自然也是延續了徐崢喜劇電影的核心,那就是通過公路喜劇片的模式傳達出淡淡的人間溫情。

《泰囧》是中年主人公遭遇婚姻危機去了泰國,《港囧》是中年主人公遭遇婚姻危機去了香港,《囧媽》也是一樣的套路,中年主人公遭遇婚姻危機之后去了俄羅斯,只不過這一次不同的是,主人公上路的搭檔成了自己的母親,也就是“囧媽”,并且最終的結局,解決婚姻危機的方式方法不再是女性角色回歸家庭,而是選擇了和平分手,“一別兩寬,各自歡喜”。

故事一開始,徐崢飾演的徐伊萬就遭遇了婚姻危機,他的妻子(袁泉飾)決定離他而去,并且成了他事業的競爭對手,徐伊萬決定親自前往美國,挽救自己的婚姻,但是他的護照丟在了媽媽那里,而他媽媽此時正在從北京開往莫斯科的火車上,徐伊萬就稀里糊涂地就做上了開往莫斯科的火車。

本來說好是要去美國的,結果去了莫斯科,飛機還給換成了綠皮車,并且一路上還有一個“中國式的媽媽”,此時的徐伊萬內心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,果不其然母子兩人之間爆發了激烈的爭吵。

這個徐伊萬的媽媽也不是普通人,年輕的時候是中國駐蘇聯大使館的護士,這趟從北京開往莫斯科的列車,她不知道做了多少回,人總是這么的長情和念舊,年輕的時候經歷過的人和事,總想再重溫重溫,也不是懷念自己的過往,只是忘不了當年的人兒。

徐伊萬在和母親的俄羅斯之旅,也是兩人母子關系從破裂走向和諧的過程,電影在這趟旅程的前半段主打喜劇風格,讓一些功能性的人物一一出場,比如沈騰飾演的這個角色,以及賈冰飾演的這個角色,沈騰就是個客串,露一臉也就完成任務了,但是賈冰飾演的列車員,那可是一路做到底的角色,本應該承擔更多的喜劇效果,但是終究還是好像被某種東西束縛住了,并沒有發揮出最佳的狀態。

除了沈騰和賈冰這兩個人功能性人物之外,導演還安排了一個俄羅斯美女,我不知道安排這樣一個角色有什么用?

想來想去無外乎有二,其一是搞色情噱頭,讓觀眾欣賞欣賞俄羅斯美女傲人的雙峰,其二就是推動了劇情的發展,給主人公制造了艷遇的機會,也讓主人公的母親開始擔憂兒子的婚姻生活,也就有了最后的反轉和大團圓結局。

總得來說,《囧媽》這部電影故事太一般了,寡淡讓人沒有多說一句話的動力,感覺完全配不上字節跳動的6.3億,網上的主流論調說徐崢的這一波騷操作,堪稱商業天才,一步就把死棋給走活了,實現了多方的共贏,徐崢站著把錢掙了,人民群眾也免費看了電影,只不過院線有些不痛快,認為破壞了行業規則,也怕日后電影制作方多多效法,催生出中國的網飛。

“嘴上全是主義,心里全是生意”,動了人家的商業利益,人家照樣跟你翻臉,但是反過來一想電影最終的受眾是人民群眾,只要人民群眾滿意,犧牲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是歷史的潮流,就好像高鐵通了,就斷了大巴車的生意,但是更加方便了老百姓的出行,一旦流媒體能給觀眾更方便更流暢的觀影體驗,院線的衰退就是必然的趨勢,希望院線的從業人員認清這一未來發展的趨勢,早早有個心理準備,爭取把損失降到最低。

話又說回來,電影的發行放映模式發生任何的變化,其本質永遠都不會變,人民群眾對其的需求核心不會變。

那就是良好的觀影體驗。

好看的電影無論何時何地總會產生自身的價值,不好看的電影無論何時也改變不了爛片的本質!

國難當頭,流年不利,擺正自己的位置,能幫忙的幫忙,幫不了的就老老實實呆在家里看電影。

如果《囧媽》拍得再好看一點,這個春節會不會不一樣?

關鍵詞: 囧媽 徐崢 票房 電影

掃一掃關注“電影界”微信公眾平臺

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

責任編輯:枯川